其他 / 文章

    这是新意元幼源创办人兼校长陈鸣鸾应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之邀,定期为星期天早报的想法版《五湖四海》写的文章。


  • 对我国教育的一些反省

    总理在教师节群众大会发表了他对新加坡教育的看法,我就其中提及的父母的期望、教师教学法和开办私立学校的可能性提出一些看法。

    为父母者都有自己的童年和学习经验、体会。望子成龙并非与生俱来的本能,而是一种社会行为,一种对社会价值观的对应行为,我们的社会自独立以来,一直崇尚优秀学业成绩,它几乎成了评定一个人的能力和学力的唯一标准。从遴选政界人士至公务人员,无不鼓吹尔等的彪然成绩。

    继续阅读 →
  • 深入他族文化的叶根

    我读小学的时候,时正加入马来西亚,读华校的我要读马来文;脱离马来西亚后,我已在中学,又读了两年马来文。我和异族 的接触主要还是来自社会环境。我住的那一条小街只有一户住板屋的马来家庭,童年看过他们举行的马来婚礼,至今印象仍相当鲜明。最常的接触则是晚上到街口的街边小吃摊买印度炒面和马来鸡汤面,因常看印度大叔炒面,每个步骤熟记在心,只是没机会去实践。当1964年发生种族暴动,我还在小学,只记得当天校长通知学生立即离校,我的校车司机是马来人,跟车的是广东妈姐。他们俩时而向车外指指点点,马来车夫那天走的不是平常的路线,时而进入一条街,又设法转头,不知走了多久,我终于被送回家。一路上只觉得车夫和跟车妈姐显得焦躁。如果要我说出一个童年印象深刻的、象征多元民族的记号,那就是四支手臂交合成类似 “井”字、代表四大民族团结的标志。很长一段日子,在媒体和公共场合还能看到,不知何时它就消失了,但始终留在记忆里。

    继续阅读 →
  • 爸爸妈妈放轻松

    几天前在台北参加亲职教育研讨会时,正适台湾教育部派发编印的50万本家长手册,题为《爸爸妈妈放轻松 —— 给幼儿家长的八大Q & A 》。这是台湾教育部委托教育学者林佩蓉副教授主编,集合其他教育专业人士编辑而成,针对家长育儿最常提出的八大问题如脑力开发、补习数学、要先学注音符号(相等于我们的拼音)等给与说明,让家长有较深入的了解,可以轻松看待孩子学习与成长。台湾教育部这样的壮举是基于有感台湾家长对孩子教育的忧虑,已到举国上下必须正视的时刻。

    继续阅读 →
  • 孩子庆生的意义

    回想童年时庆生,印象最深刻的是家里给我煮了一碗放了猪肉和一个鸡蛋的面线,在不是很富裕的上世纪60年代,这是一项很特别的对待,因为家里其他人都没有。妈妈和外婆还特别声明,要我快高长大,听听话话。另一回是在小学六年级,刚好搬家,妈妈给我办了一个有蛋糕和水果的生日会,请了同学来,就像60年代粤语电影里有钱小孩过生日那样。我们这种很传统的家庭,也不是很富裕,洋味十足的庆生,多半是妈妈对摩登生活的一种憧憬吧!

    继续阅读 →
  • 从教师的知识产权说起

    每当和教育同业聚在一起,话题总会涉及教师的专业训练。许多同业认为教师持有的是“上面让我学习,我就学习吧” 的消极和勉强的学习态度。我对激励教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方法,只不过我在和教师分享学校的成长和发展时,喜欢用“教师的知识产权”来说明我的一些想法。

    继续阅读 →
  • 当教育变成生意

    我不知道在新加坡,从什么时候开始,教育在不声不响中被当成商品,还日趋普遍。在会考成绩公布那刻,正是商业注册学校炒作的好机会,学生个人小照附上会考成绩,大字说明优异成绩来自该校的课程和教学;不久前的一个电视时事节目更访问了同学,几乎都异口同声地说自己成绩的进步是上了课后补习班的结果。如果社会大众和政府对教育是不是一门生意并没持一个立场,商业性操作的学校,用商品行销的伎俩,设法赢得他们的客户——家长和学生的信心,进而乐意购买他们的产品——报读课程,也无可厚非。

    继续阅读 →
  • 全人教育

    最近讨论得很热烈的除了住屋和交通外,要数教育了。虽然我们的教育在国际上颇具盛名,但不能以此而沾沾自喜,须知国际性的评估,自有其价值取向,被他人推崇的,不见得就没有问题,或许只是问题尚未浮现而已。就如当年推行的控制人口和市区重建政策,也曾脍炙人口,但进入1980年代后,其负面的影响逐渐引起关注。

    继续阅读 →
© 2013 新意元幼源版权所有. Terms &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Return And Refund Polic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