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 最近频频接获令人沮丧的信息。

      数月前同一位幼儿园园长讨论幼儿园的教学,她透露多数时间都用在接听电话、收学费、处理政府给家长津贴等事宜,没有时间看老师教学,更别提辅导或协助老师解决教学上等问题了。为了确定这类事态有多普遍,我向一些老师了解,她们当中很多表示园长确实花费多时处理行政事务,同老师谈话时都是在交代事务或传达上级的指示。

      在国家教育体制内的中小学,几年前曾为了减轻教师和校长的行政事务,学校增加了行政人员给予协助,至于实效如何则不得而知。然而,在体制外的幼儿教育机构,园长在幼儿园的发展所扮演的角色,确实有必要检讨,否则所提倡的幼儿教育改进有可能达不到应有效果。   这几年从政府到业者,都大事倡导提高幼儿园教师资历的必要性,政府更颁发奖学金鼓励幼教教师修读学前教育的学士甚至硕士学位,希望这些人能学有所成,并在管理的层面上发挥作用,以提升幼教的整体素质。

       判断价值或评估效率可用“取代性与否”这个概念来检测。幼儿园的一般事务如接听电话、收学费、处理政府给家长津贴等,是可以聘用受过基本训练的行政人员来取代;然而带领教学团队、发展校本课程、提升教师能力、推动家长教育等工作,则非园长不可,这些工作并非可以轻易取代,必须具备专业训练才能胜任。

      据目前所知的幼儿园园长工作的实况发现,受过专业训练的园长正把精力耗在非专业又容易被取代的工作,而她们不易被取代的工作却大部分被忽略了。如果许多取得学位的园长在接受了更高层次的学前教育训练后,特别是她们在课程发展和教育原理相关知识有所提升时,但却在所处的职场无法发挥与实践,这将形成一种高成本人力投资但低效回报的情况。

      幼儿园的经营者为何会作出这样的人事安排?我认为他们对园长扮演的角色存在另类看法:高学历的园长能加强家长对幼儿园的信心就已足够;园长还是以负责处理行政事务为主,同时主理学生来源的相关事务,即园长必须确保学生来源不断,同时得承担原有学生不会流失的责任。学生来源的留或失涉及经营者的利润,无形中也导致教学团队和园长的矛盾,这在以营利为主的幼儿园尤其突显。

      园长作为一园之首,具备了学前教育的专业训练,应该将主力放在发展校本课程上。为了让课程有效开展执行并能持续,园长须有辅导教学团队发展和掌握执行的能力,同时为了贯彻校本课程的推行,园长更需要争取家长的认同与支持,必要时还得通过讲座、工作坊等来加强家长的认识,让他们能参与校本课程的建设并协助巩固它。如此一来,幼儿园才有教育质量可言。学生来源的稳定与否其实和幼儿园所体现的教育质量关系密切。园长如果无法建设、巩固、持续教育质量,那么就得去了解到底是能力问题造成,还是所处的工作环境和条件无法促使他做好该做的事?

      在检讨学前教育的素质时,提升教师的能力和学历已经谈得很多,政策上也作出不少回应,然而为教学团队提供运作条件的管理层,在这方面所应扮演的角色却鲜少被提出来讨论。其实,教育管理在确保教育质量上起着关键作用,不论是民营的学前教育机构或是体制内的学校,管理层对教学团队而言,应该扮演着促进的角色(Facilitator),为团队提供专业范围内施展能力、提升能力、追求和达成教育理想的条件。

      在目前学前教育几乎全面民营的现状下, 政府要介入并不容易。因此,幼儿园若要为园长及教学团队营造有利成长的条件,园长首先必须从许多行政事务中解放出来,去做她们原本应该做且也只有她们能够做得好的事,但是目前看来,她们只能靠自己。然而在政府能掌控的教育体制里,正当我们朝往建设“每一所学校都是好学校”的目标努力前进时,检讨教育管理是适时的。

    返回 →
© 2013 新意元幼源版权所有. Terms & Conditions Privacy Policy Return And Refund Policy